难忘那段战火燃烧的岁月
发布时间:2015-09-07

抗日战争的爆发改变了无数中国人的命运,其中,对于参加过抗战的老兵来讲,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记忆更是难以忘却。

831日,一个秋雨连绵的日子,笔者冒雨来到岑溪市波塘镇合水村街一组一间简陋的房子里,见到了饱经风霜的抗日老兵黄志文,他除了右手前几天不慎被猫抓伤绑着简易的绷带略显有点行动不便外,身体依然是那么的硬朗,耳聪目明,精神抖擞,非常健谈。虽然已经89岁高龄,但回忆起70多年前那段抗日杀敌战火燃烧的岁月,老人还是记忆犹新,在他的娓娓道来中,我们仿佛进入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1941年,抗战进至中期,日寇穷凶极恶,侵占国土,疯狂屠杀中国同胞,战争发展愈烈,国内外同胞同仇敌忾的情绪也愈激昂,成千上万的青年投入抗战阵营。在岑溪市波塘镇合水村,当时只有15岁的黄志文虽然年纪小,却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国家的战事。“日本人这样欺辱我们中国,作为一名中国人,我岂能袖手旁观呢?”时隔70多年,跟黄志文老人再谈起日本侵略军在中国的种种罪行时,他还是那样的义愤填膺。

那一年,黄志文与无数爱国青年一样,热血沸腾,怀着立志报国的满腔热情,毅然投考设在贵州省独山县的黄埔军校第四分校。第四分校前身是广州分校,而广东分校之前就是黄埔本校。广州沦陷后,第四分校由广东迁至广西宜山,19412月初,黄埔军校第四分校由广西宜山迁至贵州独山,由韩汉英任分校校长,下辖五个总队,四个独立大队,官生近2万人,

黄志文由于年龄太小,起初被安排当勤务兵,后被编入第四连步科第二团。从此,他开始了抗击日寇的战斗生涯,跟随军队转战南北,参加过大小战斗几十次,击伤毙死多名日本鬼子……

不过,在黄志文的军旅生涯中,给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还是独山之战。

1944年,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失利的日军,垂死疯狂进攻。到194411月,桂林、柳州、南宁已相继失陷,日军侵犯贵州,叫嚣次年会师贵阳,再攻下陪都重庆。紧急关头,国民党政府调汤恩伯所属的孙元良29军,由四川入黔南,在独山阻击敌军。

“战争实在太苦了,一路上,日军飞机狂轰滥炸,埋伏在路途中的日军也疯狂开枪开炮,我们随时都有牺牲的危险。”作为惨烈的独山之战亲历者,黄志文回忆起这段历史还是那么的清晰,“而且,当时环境条件非常恶劣,战士们冬天还是穿草鞋,吃的都是稀饭,甚至有时连稀饭也会吃不上,饿着肚子去杀日本鬼子。”

“即使如此,每当拿着枪奔赴战场去和日本鬼子进行厮杀时,我总是热血沸腾,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只想多杀几名鬼子!”黄志文说,幸运的是自己在无数次的战斗中,居然一次又一次躲过一场场劫难,毫发无损。

黄志文回忆,日军在黑石关遇到中国军队顽强抵抗后,并未放弃独山,而是在汉奸带领下,迂回山后突袭中国守军。由于中国军队援给不力,同年122日,独山沦陷。125日,日军开始撤出独山。128日,中国军队收复独山。至10日收复广西鹿寨,进而收复南丹,日军仓皇败出黔境。

1949年年底,离开家乡并断了音讯8年之久的黄志文放弃了跟随国民党军队去台湾的机会,毅然返回到自己的家乡,当时家里人都以为他早已经战死在战场上,“当我刚跨入家门口,母亲见了我顿时泪如雨下,随之一声‘儿啊’。骨肉亲情,那一声‘儿啊’真是撕心裂肺,至今仍然回响在我耳边!”

黄志文回到家乡后成为一个普通的农民,他娶妻生子,勤俭持家,一家人过上了简单而幸福的生活,但他平时却很少跟人讲过自己的抗日革命历程。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弹指一挥间70多年过去了,当年叱咤风云的黄埔军人,如今已成为耄耋老者,“我跟那些牺牲的亲密战友相比,算是命大福大、儿孙满堂,已经非常幸运了。”

临别时,黄志文老人悄悄地戴上了828日岑溪市民政局来慰问时送来的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在雨后阳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这是对我们抗日老兵最大的肯定,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的野蛮侵略,使中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民族灾难。面对凶残的侵略者和亡国的民族危机,不甘屈辱的中国人民奋起反抗,展开了一场波澜壮阔、气壮山河的伟大民族解放战争。无论何时,我们都要牢牢记住这段屈辱历史,时刻提醒自己,身上肩负着祖国的重任。前者之师,后者永不相忘!”

(来源:梧州日报)     [我要纠错]
相关链接